相关文章

明代紫砂壶不敌现代普洱茶

明永乐铜鎏金四臂观音像 028号竞拍者以600万元价格拍得明永乐铜鎏金四臂观音。记者 王增芳 摄

昨天晚上7时,在宁波喜来登大酒店,民和夏季艺术品拍卖会落槌。全场共推出600余件拍品,分为“文玩印鉴”、“西洋刀剑”、“普洱茶及茶具”、“明清玉器、翡翠”、“古董珍玩”五个专场拍卖,总成交额为7600万元,成交率高达85%。其中,备受关注的明代永乐铜鎏金四臂观音以600万元成交价成为全场最高单价拍品。

明代永乐佛像拍出600万元

古董珍玩专场是昨天的最后一场拍卖,里面藏着本次拍卖会的压轴拍品——明代永乐铜鎏金四臂观音。这尊观音像高40厘米,曾在2005年6月北京翰海拍卖会上现身过,当时成交价为242万元。因此,金色饱满、品相完美的这尊佛像起拍价就达200万元,被卖家寄予厚望。

在佛像艺术品中,明代永乐、宣德年间的铜鎏金佛像一直最受高端藏家的青睐,明代永乐年间佛像前几年曾拍出上亿元的价格。本次拍卖会600万元的成交价其实低于市场预期,这样的藏品据说在大拍场起码可以拍到800万元以上的价格。

据了解,成功竞得全场压轴之作的28号买家是一位苏州商人,而巧合的是这件拍品的来源也是苏州某文物商店。一位资深藏友透露,明永乐铜鎏金四臂观音送拍者也是苏州人,其网名是收藏界较有名气的“家常豆腐”。“可能是因为苏州藏友对这件本地藏品比较了解,因而购买欲望也比较强。”浙江民和拍卖公司总经理贺涛分析。

只要是明代的古董,都比较受欢迎,这是记者对古董珍玩专场的直观感受。

象牙、犀牛角等小件受欢迎

估价稍微偏低的象牙、红珊瑚、犀牛角等一些拍品屡屡受到买家的追捧。象牙制品在总体平民化趋势中也不乏精品。一些明代象牙雕卖出了不错的价格,就连一尊长相有点难看的明代象牙蟾也卖到了9000元。

“这就是典型的买概念,买的是材质、立意和年份。”浙江民和控股集团总裁助理胡天民告诉记者,“金蟾吐钱,富贵生财,又是明代的象牙制品,所以价格就上去了,跟雕工无关。”本报此前曾关注过的两尊明代象牙雕人物也拍得不错,一高一矮两尊人物像分别拍了6.5万元和18万元,据说市价还远不止于此。

一款明代花卉象牙牌从8000元起拍,经过十几轮激烈竞价,最后以16万元成交。另一款底价为3万元的明代花卉象牙牌也拍出16万元的高价。

看好象牙、红珊瑚、犀牛角的升值潜力,不少买家认为,这些小件小而精,成交价相对较低,而市场行情上升相当快,可以算是捡漏了。

明代紫砂壶拍不过现代普洱茶

典藏普洱茶具专场让云适堂古代茶具博物馆文化策划人陈钢有点看不懂,拍友们对茶叶的热情显然大过那些制作精美的老古董茶具,一饼“60年代蓝印铁饼散茶”拍了3.8万元,一饼20世纪70年代特级老饼茶以7万元成交,20世纪60年代广云贡饼茶竟然卖了18万元,连拍卖师都感叹“茶叶拍出了黄金价”。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紫砂壶的冷场,几件拍前倍受推崇的紫砂壶结果都不乐观。一件明代紫砂壶以5.8万元的起拍价收场,一件大师顾景舟款“云肩如意”杯干脆流拍。

“‘云肩如意’杯流拍主要是因为有残缺,而这种明代紫砂壶在市场上轻轻松松可以卖到六七万元,杭州茶博物馆这样的藏品也只有两三件。我想价格低估的原因还有不实用,这种年代久远的古董紫砂壶一般不适合饮用,因此有时候反而不如新壶受欢迎。”陈钢告诉记者。

虽然对这样的冷热不均感到可惜,不过陈钢还是觉得可以理解:“喝茶的和我们玩壶的基本上是属于两个圈子,就像他们不一定能理解茶壶的美一样,我们也很难体会喝茶的真正乐趣。再者,如今普洱茶的收藏热潮和茅台酒收藏热有异曲同工之处,白酒都卖到天价了,普洱卖到这个价格也正常”。

女性藏友钟爱日本茶具

日本茶具是本次茶具专场的一大特色,陈钢看中了一件日本制的19世纪釜敷(藤垫),一轮竞价后被51号的一位女士拍走。他开玩笑说“女士总是要让的”,“原本打算买回去用来垫铁壶,花个一两千块买个国产的藤垫代替,自己用的东西没必要太贵。”

后面的几件日本茶具继续被几位女士收入囊中,一款起拍价为3.8万元的19世纪生驹款乳钉大银壶竟然拍出了18万元的价格,爱美而注重细节的女性显然对细致精美的日本工艺更加青睐。

不过陈钢觉得宁波人对这种海外茶具的工艺认知水平还是比较低,“就拿19世纪祥云堂造铁壶和19世纪龟纹铁壶为例,在我个人看来,前者有三点优于后者,一是方型造型更独特,二是有铜盖,三是更加高大,然而拍卖结果却是前者比后者低了1000元。”

玉器、翡翠专场全体捡漏

宁波当代收藏家之一祝建国一口气买了七八件玉石,基本上以古玉为主,他连连称捡漏。清白玉素扳指起拍价12000元,他以15000元拍得。清玉龙带勾以底价8000元拍得。一串清玛瑙手串以起拍价5000元拿下。一块清白玉人物挂件以底价12000元竞买下,还有一块清白玉秋虫挂件以12000元获得。一件清羊形和田玉佩以起拍价5000元获得。他拍下的明白玉璧以12000元成交,他告诉记者,这块白玉璧市场价至少在28000元以上。

116号买家也频频举牌,以底价拍得一幅当代翡翠手镯,他拍得的另一件明鼓形玉杯成交价为40000元,仅比起拍价高出2000元。而一幅民国金镶玉观音挂件也以48000元底价成交。

此外,场上牌号为133号的买家频出大手笔,一口气买下好几件玉器、翡翠。一幅当代怀古图形套装以58万元底价被他拍下。另外还拍下清玉摆件,也是底价获得。而当代颜桂明羊脂白玉弥勒摆件他以70万元轻松拍得,比底价68万元只高出2万元。记者侧面打听到,这款和田玉摆件若拿到北京等大拍场,转手就能翻好几番,价格可达到200万元左右。

预展“宠儿”多流拍

而更多被藏友看好的成色不错的一大批玉器翡翠纷纷流拍。80多件明清玉器、翡翠有一大半流拍,其中一块以28万元起拍价流拍的当代翡翠阳色龙牌,据估计藏市市场价在30万以上。预展时备受藏友关注的清乾隆羊脂双龙青玉摆件、观音松子和田玉摆件及起拍价260万元的翡翠玉镯均流拍。

祝建国分析,疯狂的石头并没有上演,玉器翡翠拍场认同度不高,主要原因一是和本次玉器拍品以古玉为主有关,眼下市民古玉鉴赏水平还有待提高,对明清玉器缺乏热情也在情理之中。二是进场买家以长三角客户为主,玉器翡翠炒家并未到场,根据他的经验,玉器翡翠拍品若拿到外地大拍场,成交率会高出许多,成交价也起码上升50%。

不过贺涛透露,部分流拍玉器翡翠其实有不少意向客户,只是还在进一步洽谈中。

李渔款田白印9万起拍190万成交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印章是没有专场的,此次民和夏拍拍品中金石的比重大为扩展。作为首场拍卖的“白衣阁”文玩印鉴专场最受关注,可容纳500人左右的会场座无虚席。120多件拍品汇集了包括与吴昌硕、赵之谦等并称为晚清四大家的黄士陵以及李渔、黄金荣等名家名作。

印鉴拍卖专场成交率相当高。整场拍卖以清寿山瓦钮螭龙章开场,起拍价1200元,经过近十轮竞价,最后以6000元成交。拍前广受关注的几件精品果然不负众望,旧上海黄金荣微刻象牙章以8万元起拍,最后以14万元成交。

当拍卖到明末清初文学家、戏曲家李渔题刻有“晚年惟愿子孙贤”的田白印时,全场掀起第一个高潮。该印章从9万元起拍,叫价到10万元后,直接跳到30万元的高价,之后,40万、50万、60万、70万、90万、100万……随着数额的急剧上升,到后来全场只剩下杭州市收藏协会名誉会长郭志翔与一位来自萧山的企业主互相竞价,场面一度进入胶着状态,经过二十多轮竞价的激烈角逐,最后以190万元成交价被来自萧山的企业主竞得。

刀剑专场成交率超出预想

2006年,香港佳士得春拍时,一把清乾隆御制金桃皮鞘“天字十七号”宝腾腰刀以4604万港元成交,创造了当时世界各国古董刀剑拍卖的最高价格。相比之下,西洋刀剑在国内的认知度就没那么高了。本次“西洋刀剑”专场中的最高成交价只有6万元,是一把犀角柄短剑。

记者估算了一下,刀剑专场中的流拍率在20%左右,应该算是比较低的。“毕竟是国内首次举行,是一次有风险的尝试,试水的结果是大家都比较感兴趣,但因为没有炒作的成分,认知度也不高,因此成交价格都比较低,宁波和杭州的两位买家都一次性买了几把回去。”贺涛显然对这个拍卖结果也还比较满意。

现场花絮

拿着当天的商报进场

对于大部分老宁波百姓来说,拍卖会是件挺神秘的事儿,然而经过本报的这几期连续报道,很多人发现原来它离咱们也挺近。昨天的拍卖会现场,买家不少,来瞧热闹、学知识的人也挺多,刚进场那会儿,不光前面坐满了,连后头都站满了人。就在记者身边,一位正襟危坐的老者一进场就拿出一份当天的《东南商报》,一字一句地看起了有关拍卖会的报道,不过他可不是来凑热闹的,后来的的确确拍走了一件拍品。能给专业人士也提个醒儿,记者心里有些“小得意”。

“007也来买东西了”

一场拍卖会里谁最辛苦?答案自然是拍卖师。从下午一点半开始,国家级拍卖师杨光一刻不停地讲了6个小时。更难得的是,这么艰苦的工作当中,杨光还时刻不忘用调侃来活跃气氛,在7号买家拍得两枚象牙闲章时,杨光一脸夸张地说:“007也来买东西了!”妙语连珠的杨光深谙拍者心理,嘴里不时冒出一些“报个高价,吓吓他”、“加1000元,勉强同意你了”(拍卖规则是最少2000元、5000元、8000元递增)之类的趣话,极富煽动性,现场时常传来一片笑声。

“红粉兵团”成全场靓点

昨天的拍卖现场,一个由数位“亿万身家”的女企业家组成的“红粉兵团”格外引人注目,身着靚装、气质婉约的她们为枯燥的拍场平添几分亮色,活跃了现场的气氛。她们在现场频频举牌,属意的多是珠宝、象牙雕之类的把玩件,价格不高,数量不少,“总共加起来估计有六七十万元的价格。”贺涛告诉记者。

东南商报记者黄银凤鲍云洁